搜索
查看: 32|回复: 3

[招聘] 求画手 我有小说 希望一起成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了论坛里各式各样求画手的帖子好多,我想了想还是直接发一点文案和小说给大家看一看,有喜欢的就来联系我呗,我对画手是没有太多具体要求的,人好画风合眼缘就成。好啦,我去复制文案和小说第一章去了。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地狱
  “砰!”
  一个沉闷而又突兀的响声扰醒了街道上匆匆赶往上班的人群,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女孩躺在马路上,而在她前面的则是一辆车头凹下一块的银灰色小轿车。
  车主在驾驶座上愣了许久,才后他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慌张地打开车门走出来,往车头方向望去,隐约中他看到了一滩暗红色的液体。
  接着他就一把关上车门,带着刺耳的轮胎摩擦声从女孩身上碾压过去,夺路而逃。
  肇事车主前脚刚离开,林伟晨后步就立即跟上,他迅速赶往女孩旁边察看她的情况。然而刚看到第一眼他就打了一个激灵,毕竟女孩的情况也过于吓人,她的左手完全扭到反方向去,白森森的骨头从肘部插出,黄色的脂肪层和肌肉清晰可见。至于双腿也同样骨折,不过外观上没有左手的冲击力大罢了;血液流的其实并不多,只有一小滩。
  “这也太惨了吧,撞成这样。”
  “那司机居然跑了,你们谁记下车牌号码了?”一个男人向他们问道。
  “这我没看清,不如说我没走过来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哪里会去记车牌号。”
  “不是有监控吗?看监控就知道了。”
  “没有,这个路段都没装监控,天天在这走你都不清楚?”
  “我靠,我怎么知道他们有没装监控?我他妈还是监控大队长了?”
  “说话就说话,你别给我他妈的他妈的,我还你妈的!”
  “你再说一遍试试!”
  这两名本不相识的男人,仅仅在几句话间就爆发出矛盾,并且大动拳脚起来,大家都纷纷劝止他们。尽管林伟晨被他们的滑稽的争执弄得心烦意乱,但他还是注意到了人群脚下的女孩张开嘴巴说着什么,他虽然想听清在说什么,然而吵杂的人群声将女孩那丝丝若有若无的声音完全掩盖下去。
  他看着那个可怜的女孩,嗤笑了一下,转身离去。
  可笑,真可笑,看看这个人间,一个人即将死在面前,然而没有任何人在乎,没人理会。哦,不对,应该说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得先解决,哈哈。小女孩,你不该留在这种人间,这般滑稽的人间不配留下你,离去吧,就像从没来过一样。
  林伟晨似笑非笑的摸着自己的下巴,他知道人类这个种族的一切真相,他可不会对人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成分。
  他也不会去做任何“好事”来干涉他们,不说这事儿最终只会徒劳无功,就是有,那也必然是如烟花般短暂的。
  他就如一名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观察者,始终在旁边观察着这个世界……
  “砰!”
  一个沉闷而又突兀的响声压下了马路上吵杂混乱的人群,一个约莫二十岁上下的男子躺在马路上,而在他前面的则是一辆车头凹下一块的湖蓝色面包车。
  这名男子叫做林伟晨,于早上7点45分,在过马路时死在一辆湖蓝色的面包车下。
  ……
  “呼!”
  林伟晨猛吸一口气,他像刚被噩梦惊醒的人一般,瞪着仍残余恐慌的双眼扫视周遭景象,四周黑漆漆,但借助着些许不知从哪折射来的微弱光线,让他大概观察出周围像是一片无人的荒芜地方。
  “大胆!罪鬼林氏,为何见到地狱之王,冥界之主,永恒不灭的阎王爷不下跪?”
  本来幽静的环境被背后传来尖厉嘶哑的声音给打破,林伟晨转身像声源望去,由于光线不充足,他只能隐隐约约的见到有一个人影,而且似乎他背后还有一个极其庞大的黑影。
  “你是谁?这是哪儿?”林伟晨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一切都莫名其妙的。
  “放肆!圣上御前,岂有你提问的资格?来人,掌他嘴。”尖厉嘶哑声音的主人藐视一切,仿佛在他眼中林伟晨跟猪狗没多大区别。
  他的话刚说完,立即有两个穿着笔挺中山装的青脸男人一左一右大步走到他两侧,一人摁住他的头,另一人抬手就啪啪地连扇了他十个巴掌,扇完后火辣辣的痛楚让林伟晨不受控制的低声呻吟。
  其实不是他不想躲避或者还手,但问题是他现在手脚都被镣铐束缚,根本无法动弹半步。尽管此刻有千般疑问,但好歹他还是一个清醒的人,他清晰明白到只要自己再敢多说一句话,那个声音尖厉又嘶哑的人肯定不会有一点犹豫的命人剪掉他的舌头。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的等待面前这个人的主宰。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林氏,你于丙申年,壬辰月,丁巳日辰时二刻死于车事,共计阳寿25年零4时辰3刻,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哀鬼林氏,可有异议?”
  他瞥了林伟晨一眼,林伟晨非常简略的回答“没有”两个字,他再继续说:“你见死不救,按理法当应打落九层地狱——油锅地狱,接受惩罚。刑期为一万年,即相当于人间540亿年,你可有异议?”
  “我有……没有。”林伟晨还是把话咽下去了。
  “那就押下去吧。”那个声音尖厉嘶哑的人用毛笔往手上拿着的生死簿一勾,林伟晨这个名字居然从纸上脱离出来,并随着他笔尖指向的“受刑簿”中钻了进去。
  从前林伟晨就一直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灵魂存在,凡是对科学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明白,说到底人类不过是一堆分子组成的物质,而所谓的灵魂、思想不过是大脑中几个电子碰撞的结果,一旦死亡,这种物理运动就会跟着停止;而根本不存在的灵魂亦会跟随着身体一起消失,绝不可能单独分离出来并存在下去。
  可现在眼前这片景象究竟是什么?算什么?
  “救……救我……”
  就在林伟晨被人押走并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时,后来传来的一个浑厚沉重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或者说是鬼一致停止了动作,皆齐刷刷的望向他——那个声音的主人。
  此时光线似乎明亮了几分,得益于此,林伟晨才终于看清周围的事物,在台阶上面宣判他发落到第九层地狱的尖厉嘶哑声音之人,居然真如影视作品中那般有着一副青面獠牙的狰狞面孔,只是他的穿着却是一套整洁笔挺的中山装,这与他的长相格格不入。可是目前的重点不是他,而是那个浑厚声音的主人,所以他的视线只在青面獠牙鬼身上停留了一下,就转移到他身后更深处——一个庞大臃肿的身躯身上。
  衰弱、腐败、老朽,这是那个庞大身躯给到林伟晨的第一印象,要是林伟晨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整个冥界的主人阎罗王,那刚才那句求救,莫非是他听错了?
  “阎王大人,您……是在向小人说话吗?”林伟晨毕恭毕敬,装也得装到位呀。
  “这儿没你吖的事,插什么嘴?你俩赶快押走他,省的在这碍事。”青面獠牙鬼不耐烦的甩了甩手。
  那两个青面人应是,粗暴地推着林伟晨向大门行去,林伟晨心中虽疑惑,但亦只能被动的离去。可走到大门前,林伟晨还是不甘心的回头看了一眼,他始终觉得自己没有听错,刚才阎王的确是向他求救。但是现在阎王又沉寂下去,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这实在是让他郁闷不已。
  “愣着干嘛?快走!”青面男子用手上的棍子敲了他肩膀,林伟晨吃痛,只好赶紧快步向前走。
  “呲呀——”
  厚重的大门缓缓关闭,纯黑色的大门就如巨兽的口腔一般,一旦关上就仿佛将世间一切拒绝在外,经过一个短暂的判决过程,林伟晨就要去到在人间被人们用无数笔墨染上恐怖色彩的十八层地狱中的一层当中,如此荒诞的现实上演让他都无法表达此刻复杂的内心感受。
  一个青面人从怀里掏出一个话筒模样的东西,他将话筒凑到嘴边,说:“打开第九层的通道吧。”
  话语刚落,前方的空间突然发生异样的扭曲,随着扭曲的扩大,慢慢的在上面居然呈现出了与当前环境完全相反的景象,就仿佛将另一个世界投射过来的镜像似的。
  “进去。”青面人用棍子戳了戳林伟晨的后背,示意他向前面的镜像世界走去。
  林伟晨忐忑地把脚伸进去,却没想到这面镜像世界有着一股不算大的吸力,一个踉跄他就滑了进去,而两个青面人也随着他的后步一同走了进去。待的三人都进入里面时,青面人便再次对着话筒吩咐其关闭通道,看着逐渐缩小的洞口,林伟晨此时才明白到原来这就是在地球上被说的神乎其神的空间隧道。
  “呜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林伟晨刚刚离开的阎王殿里传出来,而这声音也正好就是阎王的声音。
  惨绝人寰的呼声,令林伟晨等三人都震惊的望向阎王殿,没人能想象得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很快林伟晨就消除了心中的吃惊,因为眼前缓缓缩小的空间洞口正在告诉他,对面的事物或许和他永远不再有瓜葛。
  也对,管他是死是活的,反正都与我无关,我只需关心好自己的事就够了。
  林伟晨这么想着。
  轰!
  阎王殿的大门突然被重重撞开,整块大门都变成碎片往四面八方散落,可惊人的是这些碎片每一片都有着难以估量的重量,哪怕拳头大小一块碎片落在地上都能砸出一个小坑来。
  一个浑身浴血的庞大身影从中艰难地爬出来,那身影赫然便是阎王,此时的他根本毫无地狱之王的风姿,那仅仅只是一头垂死挣扎的野兽。他的眼珠扫视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直到……他的眼光与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的林伟晨对上……
  毫无征兆的,他的眼神中突然间充满怨毒、不解,“为什么……林伟晨,为什么不救我!?你不是说过一定会救我的吗?为什么?”
  阎王的话,让林伟晨不知所措,他绞尽脑汁都理解不了现在演的究竟是哪一出。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救阎王了?不对,在这之前还有更重要的问题,他在死之前可是一直都以为阎王只是一个虚构出来的人物,一个虚构的人物出现在现实世界就已经够不可思议的,现在这个虚拟人物居然还说自己过去跟他许诺过什么?
  难道他前世是跟阎王订过契约的魔法少女小林?哈哈哈,这可一点儿都不好笑。
  “为什么!!!”
  阎王突然暴起,他如同最后因为回光返照而得到力量的野兽,临死一搏使他几乎有着横扫一切的能力,可他却只有一个目标——林伟晨。
  他直奔林伟晨,这是野牛要在自己心跳停止前给斗牛士的最后一击,也因此,林伟晨感觉自己的双腿被锁在地面一样,强烈的恐惧使他只能站在原地,甚至连呼吸都被巨大的压力给阻止住。
  自身的一切都像是静止一样,唯有阎王庞大的身躯在不断接近……
  接近……
  直至,那个穿着中山装的青面獠牙男人突然出现并用单手将无可阻挡的阎王按倒。庞大的阎王倒在地上激起滚滚烟尘,但青面獠牙男人毫不在乎,此刻的他散发出与刚才宣判林伟晨发落第九层地狱时完全不同的气场,他淡漠地回头瞥了一脸绝望的林伟晨一眼,林伟晨接触上那双死寂般空洞而冰冷瞳孔时不住地颤抖起来。不过也因为这一瞥,瞬间将林伟晨从死亡的恐惧中拉回来,并不受控制的在眼前掠过他从未见过的十八层地狱的各种惨绝画面。
  “呕——”
  林伟晨再也受不住,翻涌的胃部使他源源不断地呕吐黑水,此时的空间洞口缩小到只有拳头大小,他再次往洞口望去,却发现无论阎王还是青面獠牙男人,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洞口关闭,他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也不顾身下自己呕吐出来的肮脏黑水。他看了看旁边,却发现那两名本来羁押他的青面人已经七窍流血而死。
  就这样歇息了十多分钟,他站起身环顾四周,放眼望去,尽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红彤彤的岩石,而且他此时才发现四周出奇的燥热,只呆这么一阵子就浑身大汗。尽管因为刚才的事被惊的心神未定,但事情都已经过去,现在更应该将心思放在弄清这个所谓的“死后世界”。
  尽管他是这样打算的,可他不断地往前走了近一个小时,发现四周根本没有多大变化,无论往哪走都只能看到一片红彤彤的岩石。而且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非常口渴,若是不快点补充水分用不了多久就会脱水。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一切怎么都乱七八糟的。顺便问一下,究竟我是死了还是没死?难道死了也会口渴的吗?假如我真是死了,那我还会被渴死吗?”
  对自己问出三个问题,可一时间似乎也想不出答案,就算得到答案也未必对当前困境有所帮助,他索性也不想了。
  抚掉额头上的汗水,虽说自己不停走路会导致出汗,但这里的高温才是真正加快他水分流失的罪魁祸首;当然,要是害怕水分流失而待在原地不动,那才是最愚蠢的。
  再次无望地走了近两个小时,濒临极限的林伟晨怀疑自己因为脱水而出现幻觉,因为在他前方居然有两个骑着马的青面人正向他行来,但他已经无法思考太多,两眼一黑就扑通地倒在地上。
  两个青面人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便将他抬到马背上带走了。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        ,,,,加QQ3040431186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U17 Inc. ( 京ICP备09080292号 )

有妖气原创漫画论坛上的原创模版风格与插件禁止在未经许可情况下转载,如发现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如有疑问请联系【 kefu@u17.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GMT+8, 2018-2-20 17:30 , Processed in 0.05883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